到2015年的春天,梁思接觸網絡游戲已經13年了。

  “那時候我和男友是異地戀,男友晚上的娛樂活動就是在《征途》里打打殺殺,我就在他的慫恿下開始接觸《征途》。”談起2002年第一次接觸網絡游戲,梁思這樣告訴記者。

  所有的網絡游戲都是等級森嚴的小社會,比如,《魔獸世界》有100級,《征途》有200級。對游戲者而言,只有同等級別的游戲角色“同場”競技,才有快感。

  梁思的男友開始興奮地帶著她升級,但很快便興味索然。梁思說:“我們白天都上班,晚上在游戲里還得分頭練級。不想自己練,就只能花錢了。”

  性價比也不錯。以《魔獸世界》游戲為例,現在最高等級為100級,如果自己練,至少需要100個游戲小時,交給代練員兩三天便可完成,費用也就七八十元。

  20萬元換個等級排名

  梁思找的代練員叫王濤。那時王濤還是一名學生,也是梁思男友游戲團隊中的朋友。

  “梁思這單生意,算是我第一單大生意。此前只是自己練小號,或有時幫朋友忙打級。當時梁思那個號加上買裝備一共才花了2000多元,在《征途》這個燒錢的游戲里,已經算相當便宜的了。”王濤說。

  《征途》雖然號稱是免費游戲,但不花錢幾乎寸步難行。如今一套裝備必須砸2000多元,這還不包括開啟裝備的錢。“要迅速升級,錢是必不可少的,要想排上一個區的前幾名,最少也需要20萬元。”梁思的男友胡曾成告訴本刊記者,他在這個游戲中的投入已經超過10萬元。

  王濤大學畢業后,沒有尋找專業對口的工作,而是成為了一名職業代練員。他的事業從一個小房間一臺電腦起步,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代練工作室。

  代練的歷史

  2004年以前,代練的定義就是代替練級,幫客戶打裝備,這是為白領一族服務而衍生出的細分市場。白領們白天要上班,沒時間自己升級,晚上回家卻想在游戲中體會到高手和領袖的風范。“這是代練這個產業的雛形。”王濤說。

  2004年后,網絡游戲如洪水般涌進中國大陸,使得代練這個產業得到突飛猛進的發展,全國各地的代練作坊如雨后春筍般冒出來。這時的代練還是以幫忙練級為主,但是客戶的范圍和市場總量已成倍增加。

  2005年成為代練的黃金時期,《傳奇》、《天堂》、《奇跡》等游戲風生水起。游戲中金幣和資產出現了與人民幣直接掛鉤的折換匯率,這使得代練們看到新的商機。

  2005年3月21日《魔獸世界》登錄中國,這是網游產業歷史上難以忘懷的日子。這時國內的代練產業已經相對成熟。王濤說,“有趣的是,當時大部分專業玩家都是在中國上美國服務器打級掙資產的,因為美國服務器的金幣折換率較高。”

  王濤介紹,如今的代練是以掙錢為主了。

  網游沒有白天黑夜,代練員同時能練十幾個號甚至幾十個號,雖然收入不少,性價比卻很低,同時也失去了玩游戲的樂趣。“練級是一個簡單重復﹑熟能生巧的工作,游戲對我們而言,已經沒有娛樂功能,早就打吐了。”王濤說。

  安全的代練平臺

  據亞洲數據分析機構Niko Partners對外發布的《2013年中國網游報告》:2013年中國擁有游戲用戶達2.88億,而這一數字在2014年底有望突破3.9億。

  這意味著在13億人口的中國,每三個人中,就有一個人在玩游戲。如此巨大的市場空間,不僅讓眾游戲廠商欣喜不已,也樂壞了身處游戲邊緣的那些線下從業者——游戲代練員。

  作為游戲行業不可或缺的一分子,“Gold Farmer”(打金者、代練者)始終都處在灰色環境中。長期以來,因缺乏良好的交易機制和平臺支撐,游戲代練引發的詐騙、糾紛并不少見。

  2013年初,長沙一家網絡科技公司對外宣稱,經過20名程序員6個月的努力,一種全新的網絡虛擬產品交易平臺打造完成,名為代練通。

  這個平臺類似于淘寶的支付寶平臺,起到交易保護作用。游戲玩家可以在該平臺上公開下單尋求代練員,同時支付代練費用給平臺。對代練員來說,需要完成訂單通過驗收,才能從代練平臺收到代練費用。

  該平臺要求代練員繳納一定的效率保證金和安全保證金,以防止代練員不按期完成訂單,或者對賬號里的現有道具、裝備進行破壞等惡意行為。對代練員的保證則在于,商家在發布訂單時已將費用支付到平臺,在完成訂單后直接申請完單就可以提取費用。

  張力強大學畢業三年,在IT公司擁有一份不高不低的收入。“我現在的工資收入養活自己已足夠,要想成家立業卻太少。”他告訴本刊記者。

  為了早日購買婚房,他工作之余還從事網頁制作等兼職。2013年3月,張力強的大學同學建議他從事代練業務。

  張力強從2013年6月開始代練游戲,剛開始不順手,一個星期只能掙幾百元。后來日趨熟練,經常通宵代練游戲,周末也不休息,一個月能獲得六七千元的收入。

  《魔獸世界》資深玩家陳利向本刊記者介紹,現在《魔獸世界》代練員月薪為3000~5000元。陳利所指的代練,在這個游戲里僅僅是完成玩家指定的業務,比如提高人物角色等級、獲取普通副本裝備等。

  本刊記者近日登錄代練通平臺查詢,發現在線代練訂單共2169條,訂單價格從30元到2000元不等。

  天價裝備掘金

  對于從未玩過網絡游戲的人而言,可能根本無法理解《傳奇》中的一本“狗書”竟然要賣300元,一把“屠龍刀”要賣幾千元。而在最火爆的《魔獸世界》中,幾年前一個60級虛擬人物至少要賣到2000元。其實,在網絡游戲如此盛行的今天,這種交易活動在玩家中已非常普遍。

  “‘暴雪’每年嘉年華都會推出稀有坐騎,2002年的幽靈虎已經絕版,市場售價接近2萬元,2013年推出的魔法公雞,在淘寶上的價格也超過3000元。”陳利說。

  虛擬物品交易被稱作“網絡游戲第二市場”。2005年初,美國的行業分析師已經預測2005年網游第二市場將達到9億美元,而在2009年增長

到70億美元。而事實上,在網絡游戲的“圣地”——韓國,網游第二市場的交易早在2004年就已經超過了網絡游戲運營商的收入。

  目前,代練行業從業者日益增加,這使得代練們逐漸步入微利。同時,由于代練過程中極易產生額外高階物品,因此,代練工作室紛紛做起了虛擬物品交易的副業。不少網站,像17173等國內較大的網游網站都早已開出了交易論壇,在論壇中有不少專門買賣虛擬物品的商家。

  考慮到交易安全,商家們從論壇轉戰至易趣、淘寶等可以給買方一定信用度的場所。此后投資者開始嗅到了商機,各類專業從事網游虛擬物品交易的網站紛紛出現。一批網絡游戲虛擬物品交易專業性網站的出現,標志著網絡游戲虛擬物品交易再度邁出了關鍵一步。

  CNNIC2009網絡游戲用戶調研數據顯示,使“游戲角色更強大”為網絡游戲用戶購買虛擬物品的主要目的,用戶比例為83.0%。游戲代練員的角色,則是讓游戲角色更強大的另一個主力,默默地扮演著游戲掘金者的角色。